天空漏了一般北京雨下这么久因头上悬水管? - 大陆资讯 ...

2018-10-04 15:11


图1是昨天9点的云图,一大条云带从南方直达北方,南风持续把降雨云团输送来北京;图2是今天8点的云团,那一大条云带只向东移动了一点点距离,所以,今天还会有持续的降雨云团来袭。那么,为什么云带迟迟不走?因为副热带高压强盛,稳定少动,边缘对应的就是那条正常情况下早该移走的云带。  形象一点,就是有条长长的云带,像水管一样悬在北京头上(水管还是漏的),雨就在水管里一直流啊流,碰到漏水的地方,雨就下起来了。  市规划国土委和市气象局9时联合继续发布地质灾害气象风险橙色预警。未来24小时,本市房山、门头沟、海淀、丰台、石景山、昌平、怀柔、密云、延庆、平谷等山区发生泥石流、崩塌、滑坡等地质灾害的风险高,请注意防范。  来源:北京晚报  链接  暴雨夜袭北京:万人被困,  中国互联网重地变孤岛,滴滴员工也难打车    文AI财经社 刘雪儿 鲁智高  编辑金赫01  4天前,网易发了一条内部邮件,如果法国队夺冠,网易传媒会在7月16日这天放假。他们很幸运,避开了这场大雨。  即使常年在后厂工作,这场暴雨也是罕见的。在西二旗地铁站公交牌下,背着黑色双肩包的李南(化名),缩在黑色大伞下玩手机,他坐在垃圾桶上,两脚搭在桶沿:垃圾桶半个身子淹没在水中,地面积水成河,飘着烟头和纸片,只露出单车的车篮和车轮一角,车把手底下还透着蓝色的车身。  度过了一个世界杯的狂欢周末,早起上班的人们终于发觉,短短一昼夜,后厂村这座孤岛变成了一座真正的岛。摩肩接踵的大楼都浸在雨中,腾讯、百度、新浪、网易林立,像是《银翼杀手》中一直下雨的未来都市。    © 西二旗街道 / 大雨让后厂村变成了一座孤岛  7月16日早上9点,李莲(化名)关上房门准备上班。她住在北京最大的睡城之一——回龙观,这里小区多呈方正式分布,承载着西二旗众多互联网人的夜梦。从回龙观地铁站绕过龙泽站,再沿京新高速向南拐去,便抵达西二旗地铁站,不出意外的话,她将在40分钟后打开办公室电脑。  正常的周一,在李莲关上单元铁门那一刻终结了。瓢泼大雨倾盆而下,地面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,好像放炮竹一样。小区的积水没到脚踝。她踮起脚尖,踩着稍高的石头前进,没走两三步红色的玛丽珍鞋就湿透了,伴着丝袜的摩擦,黏糊糊的感觉让她心塞,果断回家换鞋。  放下雨伞的一刹那,她决定打车去公司。抱着试试看的希望,果然没打到车,尽管周围还有车在滚动,五分钟内无一人接单。“我请个假。”她跟领导私信。于是脱掉鞋袜,换上了睡衣,看着如柱的雨水哗啦啦拍到窗户上。  李莲是幸运的,回龙观城铁桥下已汪洋一片,几辆白色汽车缓慢向前移动,深处的积水没到车窗,栏杆处停留的共享单车和电动车,只探出车把手和车头,一行人撑着伞,挤在一人道的人行道上。西二旗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。  9点20分,王东(化名)到了西二旗地铁站,她随着滚烫的人流望向B出口。一刷卡走了两三步就人墙被堵得严严实实,闷热的空气夹杂着男生的汗味,大家像咸鱼罐头似的,挤在密不透风的大蒸笼里。罕见的安静,只能听见人的喘息声和脚步声,不少人拿出手机,高举过人头,拍下这壮观的一幕。于是,朋友圈里又多了一个“北漂”的感慨。    © 西二旗地铁站 / 拥堵的人们  四五分钟过去,终于走到出口了,斜刮的雨水送来一丝清凉。一位地铁工作人员在发送一次性雨衣,人们忙不迭接过,扯掉上面的塑料袋包装,往外一丢。王东到达时,发放处已有一小堆白色垃圾,她斜着眼和友人嘀咕了一句:“这些人太没素质了,什么都乱扔。”  王东的公司就在B出口对面的盈创动力园区里,她只要绕过一条马路。上地东路上停着几辆汽车,蜗牛般爬行。雨比来的时候小点了,还在淅淅沥沥地飘着,马路上的积水没过脚踝,深的地方能达到膝盖。有不少人一手拎着鞋子,一手打着伞,赤脚蹚水。02  9点40分,当王东到达办公室时,新浪员工陈华还在班车里看雨。原本9点到达西二旗地铁站的陈华,登上了公司的班车。从地铁站到新浪总部直线距离2.8公里,平时15分钟就能到达,可这趟车用了一个多小时。  窗外连绵的雨水还在飘散,不远处几辆小汽车在水中熄火,孤零零停在那里。一些人停着单车从车浅的地方前行,他们浑身湿透了,分不清汗水和雨水。一车人望着窗外,不时发出轻微的叹息声,清凉的雨水也排空不了沉闷的空气。司机有些不好意思,回过头来,搓着双手,挤出一丝笑容:“要是怕迟到了,你们可以拣水浅的地方走过去。”    他们没人下去,待在车里更安全。  拥堵是后厂互联网人永远的噩梦。西二旗站为全市客流量和满载率较高的站点之一。每到早晚高峰,西二旗北路、后厂村路、上地九街等主干道拥堵不堪。甚至不少后厂村人会主动加班,避开这段时间。  一场暴雨,提升了这种生活的锐度。  11点多,陈华终于到公司了。不久后大家去吃饭,曾经点外卖的同事也去食堂了。5个窗口人挤人,每个口有四五十人,人们低头玩着手机,讲述今天的遭遇,湿润的头发还没擦干。  这给周边的餐饮店带来不小的打击。一家位于东北旺苗圃场部三区的餐饮老板钱厉(化名)愁眉苦脸,除了地势较高的库房,他家的厨房、前厅等都进水了,屋外的下水道排不出去,水流蔓延到家里,没到脚踝处。  事实上,从昨晚下大雨开始,餐厅就关门了。今天一整天,工人们不干活,净往外排水和抢救物资。120平米的木地板泡在水中,全部要替换,这块的损失就上万元。  钱厉告诉我,餐厅2015年9月开张,前年有积水但不严重,去年没有积水,今天的情况算很严重了。眼下,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开张,除了看大雨情况,还要换上新的地板才行。  “客户以周边的白领为主,受大雨影响,附近的很多餐厅都关门了。”钱厉说。而有些位于二楼的餐厅还在营业。李格透露他家今天的单子少了一半,客户也少了一半。03  后厂是一座孤岛,对在这里工作的互联网人来说,形成这种感觉是多方面因素促成的:在地理位置上,它远离繁华地段,没有生活气息。尽管这里聚集着中国的科技巨头,它们塑造着现代人的生活方式,但现在,一切都被还原成最原始的样子。  但不是每个人都讨厌这场大雨。一家同城配送员赵元(化名)感慨,终于又可以休息了,暴雨来的好啊。每天七八点,他骑上摩托车出门接单,一直忙到晚上七八点甚至九十点,才回到东五环外的出租屋中,每个月能挣大几千元,然后寄钱到两千公里外,贵州山区里的父母。  节假日的生意更好,他已经两年没回家了。今年四月底,他终于回到阔别多时的故土,和家人团聚了半个月。  雨天是摩托车配送员工作的大忌,也是他们唯一可以心安理得的休息日。    上一次大雨的记忆仍然没有消散。在2012年北京的“7·21”特大暴雨中,西二旗北路路口就成为北京的积水点之一,由于地势低洼,多处井盖被冲开。  据北京晨报报道,从2018年4月25日起,北京市市管城市道路大修工程启动,共涉及南三环主路以及后厂村路等15条道路大修,其中后厂村路也将从双向4车道拓宽至双向6车道。据悉,大修将安排在每日夜间0点至5点,所有大修工程预计11月底前全部完工。  此前,上地九街北侧的开拓北路、创业北路及连接两条路的弧形道路已改成单行道。同时,中关村软件园在早高峰时段对外开放内部通行道路。  下午5点40分,有人发了条微博,西二旗桥的地面已经排干,地面上印刻着斑斑点点的微小水渍,路旁的小草探出了尖尖脑袋,一排单车整齐地排列着,几个人在公交站牌下等待,天没变,还是灰蒙蒙的白,没有一丝雨后的清透。  对于赵元来讲,这场大雨叫他第一次发现了北京的色彩。7月16日凌晨4点48分,赵元在天安门等待升旗仪式,深蓝的天空下有几层乌黑的云朵,昏黄灯光下的人们撑着伞,等待11分钟后的国歌。6个半小时后,赵元来到了天坛,门前的石板路上还浸着水渍,灰白的天空透着光亮。

服务支持

我们珍惜您每一次在线询盘,有问必答,用专业的态度,贴心的服务。

让您真正感受到我们的与众不同!